景界第二十九期(2019.5)News

文旅激活百年孤山

文/卜路

前言:百年孤山——曾經的長江絕島,江上仙境


小孤山,山如其名,是一座位于安徽省宿松縣城東南六十公里的長江中的獨立山峰,其周圍1里,海拔78米。 江河之中,孤峰聳立,以奇、險、獨、孤而著稱。“東看太師椅、南望一支筆、西觀似懸鐘、北眺嘯天龍”為其最形象的描寫。山上流傳至今的歷史古跡、民間傳說亦為小孤山添上幾分神秘的文化色彩。

由于這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早在1987年,安徽省人民政府便已確定小孤山為省級風景名勝區。然而隨著百年來的水土變化,現在“孤島”周邊的水土現狀因水域關系發生演變,山體四周水陸相連,整體景觀視覺亦被陸地削弱,已無法再呈現出“水中仙境”神秘感。可謂“孤山不孤,仙山不仙”。

然而我們卻發現,這看似已默默沉寂,平平無奇的小孤山,卻仍然飽含著巨大文旅發展潛力。


一、孤絕之勢的資源破局

為何聚焦小孤山?文化內涵引領宿松旅游從區域走向世界。

首先我們來談一下為何要聚焦小孤山,宿松旅游的發展亦首先要選擇小孤山?通過對于小孤山文脈歷史的研究,我們發現了三大“天賦異稟”之處。

其一為仙山之景,小孤山直插江心,有“障百川于千里,納群山于足下”之勢;素有“海門第一關”,“長江天柱”,“江上蓬萊”之美稱;被歷代詩家學者吟贊為“長江絕島、中流砥柱”。如能通過水土重塑進行自然復原,在天然景觀上已獨樹一幟。

其二是其擁有世界唯一的江上媽祖,媽祖作為世界級的海神信仰,在全球沿海領域都有極大的文化影響力。而小孤山上則建有長江上唯一的一座媽祖廟——啟秀寺,這也是全世界內陸江河流域上的唯一的媽祖,其所蘊含地當地人文情懷,文化傳頌也具有極高的文旅演繹價值。

其三為這里的農禪文化,千年前禪宗馬祖道一云游至小孤山,開山建廟,開創了“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農禪生活”。完成了佛教中國化的真正蛻變,在此正式開啟中國禪宗的全新篇章,具有極大的文旅拓展價值。

以上,經過深入的文化挖掘,我們認為在宿松境內,唯有小孤山的“三大天賦”能讓宿松現狀中單純的山水真正轉化為可消費的文旅資源和產品。以文旅突圍,使宿松成為全國乃至世界旅游大格局的棋眼。


二、取舍之間的價值重塑

 

從“媽祖開山,農禪傳世”中找尋小孤山的核動力


我國著名的歷史大家錢穆先生曾經談到當看待歷史時,我們應有兩種意見,一種是站在歷史舞臺的背景上我們可稱之為“歷史意見”;另一種是站在現代的角度上,我們稱之為“時代意見”。不同的角度可以催生截然不同的文化觀點,那么我們也認為,在當代旅游發展的角度上來講,在文旅時代下看待傳統歷史與文化,理應有嶄新的“文旅意見”。

我們認為中國上下五千年,大部分區域的文旅發展也向來不缺歷史文化內涵的名目,缺的而是在文旅意見下的合理“取舍”。

目舉綱張,則價值沉默;綱舉目張,則價值重生!那么在小孤山中其眾多資源中何為綱何為目便成為小孤山文旅價值重生的重中之重。


結合時代文旅的發展的需要,我們發現了可以真正引領小孤山走向世界的“文旅核動力”——農禪合一:一個本不該被忽略的重大文化演進。考量的核心因子有如下三點:

(一)地域性:核心價值需具有地域標志性,易引起文化共鳴與身份認同。安慶文脈上本就有禪宗五祖之底蘊(中華禪宗第一山所在地——司空山),安慶的中國禪文化亦具備世界級文化影響的潛力。

(二)獨特性:人無我有、人有我優。從文化演進來看小孤山的“農禪合一”有其與眾不同的文化獨特性,農禪合一是西方佛教往中國化的重要轉變點、是傳統宗教往生活化的切入點、是宗教佛禪通往旅游化的核心體驗點。其獨特價值不言而喻。

(三)延展性:在旅游中,沉默在宗教中的禪為“石”,演繹于各種產品中的“生活禪”方為“金”。“石”諸如燒香祈愿等傳統的宗教行為過程,它無法更好地擴張文化影響力也無法提升旅游消費的潛力。“金”是正如農禪理念一般的“生活禪”,把傳統修行融入休閑生活方能全方位地提升區域的文化價值與消費潛力。因而,“農禪”當之無愧是小孤山步入世界級旅游大格局的關鍵階梯,我們將定位小孤山于世界禪宗之林中“農禪演繹的核心節點”,再以此為綱統領愛情文化、媽祖文化、靈驗信仰、孤絕景觀等一干資源,打造世界級的禪文化休閑體驗目的地。用文化為旅游增添內生力,再用旅游為文化賦予新的競爭力。在旅游中,沉默在宗教中的禪為“石”,可演繹于各種產品中的“生活禪”方為“金”。


三、“詩與遠方”的文旅藍圖:“一脈三區,六步登云”的文旅融合創新表達

 

文旅融合的過程其實是搭建體驗平臺的過程,不少傳統的文化習俗在當代語境下難以引起共鳴,可體驗性較弱從而無法直接成為吸引物。在實際操作中可提煉其文化內涵導入新業態、借用新形式使其魅力重現。如抖音爆紅的“摔碗酒”、故宮“朕的心意”系列等,均是對傳統文化進行了現代演繹從而取得空前成功。

在文旅產品的策劃萬不可“站地太高”,文化最終是要腳踏實地,充分融合區塊的地理條件,方能使其發芽生根。故在小孤山項目的文旅平臺搭建上,我們充分結合了小孤山的地理條件,將“孤島之勢”從形轉神,以“度”(即為梵語“波蘿蜜”,意為從此岸到彼岸)為體驗邏輯,打通“一脈六度”的文旅體驗流程。通過文化的體驗化表達,展現農禪合一下生活禪境哲學。

“一脈”以佛家六度奧義為景觀軸的演繹核心串聯起整個項目的感性邏輯,依托區域內的水系,農田,植被及地勢不同,設布施-禪意稻香(播種希望,禪意田園)、持戒-水上森林(嚴守生態,洗滌心靈)、忍辱-水上道場(佛禪體驗,修身養性)、精進-媽祖行宮(佛海無邊,道海高遠)、禪定-禪林水迷宮(不受其亂,柳暗花明)、般若-靈絕小孤山(彼岸孤山,終成大智)六法門,使景觀化與體驗化互融,增強旅游儀式感。

最終在理性規劃上,小孤山將落實形成“禪山、禪寺、禪鎮”三大品牌。從景觀氣質、產品體驗、產業集聚為核心打造靈絕小孤山文化體驗區、水月禪林文化生態休閑區和長江農禪文化度假區三大禪意片區。

禪山.靈絕小孤山將主要通過景區提升開創“江上觀山、山上尋仙、仙山望江、孤山夜秀”的靈絕四品重塑祈福靈山.仙山圣境。禪鎮.水月禪林則通過“水上行宮、火樹銀花、水上媽祖、水上禪徑”等獨特文化建筑及特色禪修體驗活動打造世界首例水上禪宗修行院落。禪鎮.長江農禪小鎮將通過護國寺復建、禪意香街、農禪田園、帳篷客禪舍等打造中國首個農禪文化深度體驗小鎮。注重文化品牌與產品聯動,將禪文化景觀融入到山、林、鎮,形成濃厚的禪境氛圍,構建美景、美食、美購、美宿、美行系統,實現小孤山價值的全面重生。


結語:

小孤山以農禪文化資源為核心突圍,重塑區域核心競爭力,用文化為旅游賦予更加豐富的內容,為旅游產品升級賦予內涵;同時用旅游帶動區域文化的升華和增值,為文化傳播提供再提,為文化產業化提供手段和渠道。





黄瓜视频app官网,黄瓜视频二维码,黄瓜视频app黄,黄瓜视频破解版下载